董事长猥亵女童,新城控股或崩盘:玩P2P,涉村镇银行,恐遭抽贷

 新城控股时任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案,仍在发酵。截止目前,A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直接跌停,港股上市公司新城悦跌13.11%,新城发展则下跌10.57%。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市值已蒸发合计约300亿元。

市场已经用行动表明了态度。除三家上市公司外,王振华家族早已打造出一个庞大的“新城系”资本集团。这个地产大鳄还曾试图变身金融大佬,在P2P、保险等领域都曾有所布局,并且尤其迷恋村镇银行。

这次的丑闻事件,或许会成为这一集团解体的导火线?7月3日晚,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变更为王振华之子王晓松。二代火速上位,与王振华切割,就能维持这个集团吗?

1、王振华旗下P2P问题重重

现年57岁的王振华以地产发家。从1993年7月闯入地产业,到2018年拥有第三家上市公司,王振华打造了一个庞大的资产版图。2019年已列全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第8位。

在地产业务迅猛向前的同时,新城控股也深度布局金融领域。时代周报(微信公号:Timeweekly)查询工商信息发现,王振华通过旗下的新启投资,参股P2P平台“新城金融”、上海浦东江南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多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

以P2P金融为主业的新城金融,运营主体为上海新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主要为贸易行业和建筑行业的中小企业提供借贷信息中介服务。

江苏新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70%。上海新启投资旗下上海赛福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

工商信息显示,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王振华。

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平台累计借款金额45.26亿元,待还余额8288.6万元。

目前,新城金融官网显示,主要产品仅有一款新链宝,共有三个项目。但均已售罄,协议利率为6.3%-6.8%,募资额最多50万。

但在项目介绍上,关于借款人的信息却并不明晰。自称合作方均为贸易行业和建筑行业的中小微企业,企业经营状况良好,无重大逾期等不良信用,并有着明确的资金用途。借款人以商业承兑汇票进行质押担保,作为还款保障。

但未按银保监会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第九条规定,披露借款人经营状况及财务状况、借款人还款能力变化情况、借款人逾期情况、借款人涉诉情况、借款人受行政处罚情况等可能影响借款人还款的重大信息。也看不到关于借款人收入、负债、在其他平台借款情况等信息。

显而易见的是,新城金融的信息披露并未达到监管要求。

不仅信息披露并不完整,在备案信息方面,新城金融至今未获得ICP许可证。

而按照网贷行业现有“1+3”(一个办法三个指引)制度框架设计,网贷平台合规经营必须具备三项资质:ICP经营许可证 、国家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认证 、银行存管+白名单。这三个通过备案必备的项目中,新城金融只完成了银行存管一项。

2、布局村镇农商银行

此外,新城控股还在银行领域野心勃勃。

工商信息显示,王振华本人担任江苏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南农商行)董事。他旗下的江苏新启投资(简称“江苏新启”)则入股3%,为第8大股东。

王振华旗下的上海新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启”)则在上海浦东江南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9.8%,为第二大股东。前述江南农商行还是上海浦东江南村镇银行第一大股东,持股45%。

除了这两家村镇银行外,王振华还通过新城金融及其母公司新启投资,涉足更多村镇银行股权。

例如,在浦东江南村镇银行中任职监事的王秀艳,同时也是新城金融的法人代表。

而新城金融的监事王建美,则是新启投资创始人,同时也是江苏镇江农村商业银行的股东。

通过这些错综复杂的股权结构,王振华已渗入多家村镇银行。

众所周知的是,地产业是资金密集型行业,极度依赖庞大的资金流来支撑业务运营和扩张。而参股金融,或许也有为地产业务提供融资便利的考虑。

除了银行,王振华还曾计划设立保险公司。2016年6月13日下午,新城控股(601155.SH)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与红星美凯龙、红豆集团等7家公司共同联合发起设立国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峰人寿”),注册资本拟为人民币15亿元,经营范围涵盖人寿保险、年金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分红型保险等险种。不过,截止目前,并没有国峰人寿获批的消息。

3、公司三成股权被质押,或有平仓风险

时代周报(微信公号:Timeweekly)查询发现,王振华目前已质押的新城控股股份,接近公司总股本的三成。

新城控股公告显示,王振华为实际控制人、位列新城控股第一大股东的富域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刚刚于2019年6月3日宣布了一笔新的质押,质押股份数量为4850万股,富域发展累计质押的股份达到7.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31.29%。

同时,王振华也是新城控股第二大股东常州德润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常州德润持有1.38亿股新城控股,其中6529万股被质押。

也就是说,王振华为实控人的两家公司共计质押了约7.71亿股,占到公司总股本的34.18%。

王振华是新城的实际控制人,其被拘留导致的股价滑坡,有很大概率会影响到新城的质押股权,进而引发债务的连锁反应。

一旦股价持续受挫,质押股权极有可能遭遇平仓风险。这已经足够令王家人感到紧张。但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

4、市场担忧银行抽贷,引发连锁反应

如多数房企一样,新城也在高负债中奔跑。2018年末,新城控股负债总额为2793.6亿元,同比增加了77.32%。其中流动负债2255亿元,同比增加72.82%,非流动负债为538.7亿元,同比增加99%。

实控人涉刑事案件,还有可能导致银行授信降低,引发连环债务危机。这对高负债运营的企业来说,无异于致命打击。

从现有公开资料来看,新城的债务之高,已为其埋下隐患。

据资料显示,新城控股和新城发展控股两个上市平台,共有26笔尚在存续期内的债券。截至2018年末,公司账面上位偿还的借贷余额和可转换债券为835.72亿元。

按照惯例,上市公司实控人出事或遭强制措施,而不能履行管理职责,往往直接出发企业存续期融资的违约,对后续融资也有极大影响。

换句话说,王振华的涉案,极有可能引爆新城西公司的债务危机。最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引发公司遭遇退市风险,典型例子如ST天马、ST北讯、ST龙力、深南股份等等。

据澎湃新闻报道,有市场消息称已经有银行决定停止与新城控股的业务合作,但新城控股方面并未对此消息予以确认或否认。

还有投资者担忧银行抽贷,提前清空新城发展股票。

7月3日深夜,有新城系员工其体表示,董事长被刑拘事件发生后,员工已开始担心工资和奖金受到影响,与此同时,也有员工向记者表示,已经收到猎头推荐工作的电话。

这个庞大的商业王国,不只有内部解体之忧,还有外部不断挥舞的锄头。

附王振华的资本之路。

  • 相关推荐
  • 国内财经
  • 国际财经
  • 银行
  • 保险
  • 互联网金融
  • 房地产
  • 创投
  • 企业上市
  • 曝光台

互联网金融阅读排行

'); })();